科学界一桩因"学术造假"引起的悲剧

   上周《自然》杂志刊登了小儿在研究院时其中一位导师的文章,内容是缅怀8月5日在日本自缢的一位叫笹井芳树的杰出干细胞科学家,文中虽以说笹井芳树的科学贡献为主,但其中包含的惋息及尊敬却是不言而喻的。笹世的自杀,不仅是日本的大事,同时也轰动了国际的科学界,连香港的一些电视台及报纸都有报道。此事的确发人深省,它涉及学者的尊严、学术造假、传媒欺凌、创新与经济等重要话题,值得我们好好思考。

   笹井芳树是日本的顶尖干细胞专家,与2012年获得诺贝尔奖及2008年得到邵逸夫奖的山中伸弥一时瑜亮,但同行如敌国,大家都要找出如何可把成年细胞还原为干细胞的方法。研究之所以重要,是因干细胞有多能性(外行人称万能细胞),有可能变为不同器官,例如可修补损坏掉的神经,治好脑退化症等。


掀医学革命被揭失责


   但干细胞不易获得,几年前山中伸弥发现可把成年皮肤细胞经过倒转工程变为干细胞,便瞬即获诺贝尔奖。今年1月30日,与笹井芳树在“理化研究所”工作的一位下属,年仅30岁的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在《自然》发表两篇论文,声称用一种叫STAP(刺激触发获得多能性的简称)的方法,把成年小鼠细胞浸泡在酸性溶液中施加刺激,也可把细胞弄得有多能性。笹井也是这两篇论文的具名者,但小保方晴子才是带头的作者。在科学界发表论文排名十分重要,文章往往有几个甚至几百个作者,通常头一位才是真正作者(除非文中声明了不同作者贡献的分量),最后一位则是资深作者,一般负责提供经费及领导讨论。


   论文一出,因方法简单且意味医学上的重大革命,小保方晴子立刻被日本传媒捧成“日本的居里夫人”,论文又被视作超越诺贝尔奖之作。小保方晴子成了日本耀目明星,她的一言一行,穿上祖母的围裙,带上眼睫毛,办公室的颜色等都被传媒无限放大。但两个月内,却出现她论文造假的指控,她立刻从天堂跌入地狱,备受责难。笹井芳树已被证实没怎么参与是项研究,但他却被指摘(而且承认)并未有仔细检查过小保方的实验室数据。该研究所一个所谓独立调查委员会,在未取得足够证据前,竟建议关闭涉事的研究室。笹井芳树觉得十分冤屈,认为传媒胡说八道,上述委员会似乎更重视夺取资源,公正性存疑,为保尊严,决然自杀以明志。


不应妄下判断阻学术进步


   笹井芳树是国际上一位顶尖科学家,同行都不相信他作假,小儿工作过的旧金山加州大学早已把山中伸弥每年挖去工作几个月,眼见笹井芳树被日本传媒所屈,倒曾认为这是大好良机,要把他也挖过去,可惜未成事他已身死。至于小保方晴子有无造假,按各种报道的数据来看,可能性的确很大,但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性,即她做事不够仔细,实验有疏漏但求胜心切,论文出了再算。如此重大的结果,一定有极多其他的研究团队会去重复实现,别人复制不了,便等于发现你有问题,随时身败名裂。经验老到的笹井绝不会在知情下冒此奇险,所以他不会造假,但小保方却难说。此事的唯一正面贡献便是吓得科学界纷纷加倍检验自己实验结果,以免别人复制不了时误会自己造假。


   此事引以为戒之处颇多,传媒不懂学术,却胡乱评价,可把人捧上天也可踩在地,欺凌别人时还误以为是新闻自由,其实是破坏科学进步。科学界应不理传媒,靠行内人评论。笹井很有荣誉感,用生命证明自己的学术尊严虽有过火,但不失为一条好汉。反观在内地及香港都有人学术造假,却不自觉有愧,被笹井芳比下去,奈何!伟大的科学创新会带来人民生活上的改善,例如更健康更长寿,这又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及财富。科学家拿不到多少钱,但其声名却会鹊起,无论财富及名誉都会有人争夺,笹井芳树的实验室资金被人乘机夺走,便并不足为奇了。

发表评论:

◎如果亲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,一定要给我们留言哦!(*^▽^*)